左卫门

儿童涂鸦

梦到一对新人和王牌的搭档,只不过因为新人的稚嫩和不熟练让王牌很是嫌弃。新人也没有放弃过,把让王牌认可自己和打败王牌取代王牌作为自己的目标,不断的锻炼和学习。一个前辈问新人为什么那么努力,毕竟王牌那种脾气和态度把人气走也不奇怪,然后新人说了句我在梦里赞叹不已的话,不过醒来之后就忘记了

可恶,为什么会忘记啊


还没画完文件就被覆盖了我好绝望
orz

        那个地方的福利院风评不太好呢。据说院长对于那些老人小孩基本是不管不顾,比如洗衣服是得靠老人们互帮互助的,有些老人手脚不便,还得靠行动方便的老人帮忙;饭堂的饭菜好像也不是很好,早餐是老人小孩们自行解决,听说午餐和晚饭里还掺和着蛆,根本没法吃;小孩子是由老人们照顾的,他们的衣食住行所需要的费用也是从老人们的养老金里扣……

       说起来,那个福利院的老人们大多是参与过抗战的士兵,几年前去那里的时候听说他们每个月能拿到的政府补贴(或说养老金)只有八百元,这些钱供他们和小孩的衣食住行,尤其是还在成长中的小孩,他们的吃食和衣服,再后面的学费,仅仅八百元还需要抚养他们的老人更加节俭才行。何况老人们所抚养的小孩,是和普通健康儿童有所差别的“问题儿童”。听那人说,他妈妈做护工照顾的那些同样参与过抗战的老人每个月可以领几千甚至过万的养老金,我对此愤愤不平同时表示不解,那人反问我:『因为(他妈妈照顾的)那些老人都是军官,跟普通士兵自然没法比,你说的那些老人难道是军官吗?』

        我并不清楚,只是听他们回顾杀敌时场景,让我觉得,他们好歹也是曾为祖国用生命去抗战的英雄,在这前提下,不应该有高低贵贱。

       

       那个福利院的小孩子只有几个,最大的不超过八岁,都因为是『问题儿童』而被家人抛弃。我当时只见到了四个,一个可能是那里面年龄最大的男孩子,总喜欢缠着我们,我看着伙伴们陪他和另一个小一点的孩子玩老鹰抓小鸡,中途那个小一点的孩子被一个老人带去洗澡了,他们又玩了丢手绢,又或是跑来跑去不知道在玩些什么,那个男孩哈哈大笑的样子,看起来是很快乐的沉浸在玩耍中。我给主要照顾那个男孩的老人剥桔子,就听那个老人说他很少见到那个男孩笑得那么开心,『那孩子很少说话的,很久没有人陪他玩了』。他目光一直追着男孩奔跑的身影,也许是欣慰,笑得十分温柔。一般到那个男孩的年纪应该都已经上小学了,不过听说那个男孩因为智力障碍并没有上学,似乎还患有自闭症。虽然每年都有来福利院的志愿者陪他们玩,但也只是集中在一个时间段的短时间而已。

        我们去拜访另一个老人,据说是照顾大男孩的老人的战友,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那个老人同时照顾着两个小孩,一个大约四五岁的独臂小女孩和一个一两岁的双目失明女孩。照顾两个小女孩的老人说失明女孩一点都不好照顾,尤其是她还不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排泄,总是弄得很脏,衣服还得老人自己洗,而且失明女女孩会突然尖叫起来,到了晚上根本没法休息,所以大家都推着不想照顾失明女孩。我想也是。那个老人的屋子挺干净,不过时不时会从婴儿床那边传来一股异味,失明女孩就在靠近厕所旁边的婴儿床上抓着护栏站着,不过我没敢靠近,老人说她会害怕,一不小心会抓伤人。我们就站在一旁围着坐在床边的老人聊天,那个独臂女孩会时不时跑过来要糖果,不过因为独臂女孩感冒,老人并不给独臂女孩多吃,我们就试图跟女孩玩别的游戏,转移她的注意力。相比独臂女孩的乖巧,失明女孩要闹得多,突然撕心裂肺的尖叫,似乎在害怕,然后嚎啕大哭起来,老人安慰她,没多久又开始尖叫起来,不过在伙伴陪她玩的时候会很痴痴笑起来。

        队长说福利院的孩子都是被抛弃的问题儿童,他们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和自己玩,有人陪他们玩对于他们大概是非常快乐的事。我想是的,至少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大男孩一直揪着我们的衣服,哭得很伤心。


        那个小女孩大约四五岁,是被领养的孩子。听说她还只有一个月的时候就被生母给抛弃了。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跟妈妈在楼下小区啃甘蔗的时候。当时夜晚很凉快,月亮很亮,只是那个时间点人比较少,只见那个小女孩自己一个人在模仿飞机转圈圈,笑声朗朗。她是来亲戚家玩的,她养母就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玩手机,偶尔出声让她跑慢点,别摔着了。

        她自己转着,乐呵呵的样子稍有些癫狂,虽然知道有些小孩子会这样即使自娱自乐也玩得很开心,不过我还是不太能理解。她偶尔会跑到我和我妈这边来,就像开飞机,嗖得一下飞过来,又嗖得一下飞走,偶尔也会稍稍停留在我妈旁边转几圈,然后我妈就会问她『你姐姐(亲戚家的姐姐)去哪里了?你自己玩吗?』

        第一次她没有回复,依旧乐呵呵的开着她的『飞机』兜圈圈。她又来回绕来了几次,我妈也不厌其烦的跟她说话,问她她的哥哥姐姐去哪里了、不和她一起玩吗,她会乐呵呵的说哥哥姐姐去外地了,又问她叫什么名字,问她的小辫是谁给她扎得那么可爱……如此来回几次后她直接就在我妈周边『飞来飞去』了。我妈跟她玩着,又对着干啃甘蔗的我说那小女孩的事,跟我说因为她养母没有孩子所以领养了她。我没回话,继续啃着甘蔗看着她和小女孩玩。

        我其实不太听得清小女孩在讲什么,她一直乐呵呵的笑着,笑声也像铃铛一样朗朗,也因此讲起话来会含糊不清。比如问名字的时候就听得含糊,后面似乎问得她害羞直躲她养母身后,她养母也调笑着问她叫什么名字;偶尔她会『呜哩哇啦』一通,我以为她只是在笑,就听见我妈开口称赞她『你会背诗呀,真厉害』;有时可能真听不清她叽里呱啦在说什么,我妈就直接切换话题问她另一个姐姐不陪她玩吗,又说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好多哥哥姐姐可以陪她玩之类的。我倒是很佩服我妈断断续续的跟那小女孩聊着天。

        回家后我问我妈为什么直接在那里说小女孩的事,她说『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现在知道又有什么不好呢?』

做了个梦中梦,梦中的我做了个预言梦,并在梦醒后提防着预言梦中的强盗事件发生,不过当我准备报警的时候,梦醒了。很可惜没能验证梦中梦预言的真实


稀奇古怪的、诡异的、悬疑的梦都容易让我印象深刻,反而有些有趣又搞笑的梦在我醒来吃过早餐后难以再记忆,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对应的概念『那个梦很有趣呢』

就像佛洛依德说的,梦有时候是现实某些事件的再现。可能是过去某个不经意间记得的、自己本身没有记忆的在梦中呈现,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令自己印象深刻的事情在梦里用另一种方式再现。

现在比较遗憾的是,对于一些诡异且悬疑的梦总是没能梦到后面。关于重复做同一个梦的案例也不是没有,所以我很期待以后有机会再梦到后续。

-记录。

—就事论事2—
后续(1/1)

微博直接原贴编辑了,要是lof也可以就好了orz
另,感谢鸡翅大大对文本的指点(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