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忘掉了一些事,好像微不足道,但还是想把它们找回来。

ノ☀

南筱:

鉴于我的太太们都转了我也(粉太太使我忘记唯物)


嗯,希望开学分级考试顺利,希望爱上我的专业,希望亲友身体健康


芒果烤椰炖猴面包:



希望我和列表身体健康


長幺:



顺顺利利


_桃之夭夭:



许愿一波,希望一切顺利......


以及现在我想吃肉......


爆炸跳跳糖:



希望能顺顺利利


风聚长安:



希望和平上学,sb远离我不要来烦我。平安度过一年。顺便许愿稻草人或者白纹٩(´w`)Û¶


勇者少女阿月:



( ´_ゝ`)开学考试顺利就行,希望不被针对,希望不被波及,希望自己能老老实实学习不被影响,希望自己和她都能考进好学院。


这空灵的味道竟然一点都不甜美:



希望能转班成功,希望开学一切顺利,希望自己能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鹤识先生:



转发这张众多老师亲自当托的丹顶鹤,你将受到欧皇远程加持,一周之内必有惊喜
心诚则灵,一次不够就多转几次









谨记

*随便写写
*伊万视角
*小学生文笔
*在ooc深渊大鹏展翅

5、醒来觉得甚是想亲吻你
我亲吻王耀了,心里除了窃喜还有恐慌。他会不会因此对我唯恐避之不及,觉得我很奇怪很恶心?

可是自从那天之后,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过他了,虽说是有可能的事情,但我觉得他是在躲我。我不喜欢那样,我很后悔,宁可一开始什么都没发生,就那样安安静静的、有几分待在他身边的机会也好。
我甚至没有勇气向他道歉。

为什么我会那么没用呢?工作也好,交友也好,总是弄得越来越糟。

我想要拥有朋友,但是他们总是一副我对他们做过很残暴的事情的表情,对我恐惧和回避,而王耀是第一个不惧怕我、认真且温柔对待我的人。啊……与人交好该如何做才好呢,因为自己的不健谈所以在与他们聊天的时候因为做不出回复觉得抱歉。王耀说是否健谈不重要,只要真心与人交好,即使相处时无言,即使相隔两地许久未见,也不觉违和。但是我自以为已经与他们交好的结果只不过是我的自以为是吗?我想不明白,我还是任性地想他,想看到他,将他拥抱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眼睛,脸颊,鼻子……亲吻他的嘴唇,啃咬,撕裂……想要拥有他的一切,让他非我不可!

于是我起床了。六点十分,秋季的冷瑟使得太阳也偷了懒,却吹不凉我内心的热躁。我感觉我好像被一团火燃烧着,周身的氧气被燃烧得所剩无几,心脏因为缺氧不安却又狂躁的跳动着。我披上外套,脸也没洗,牙也没刷,穿着拖鞋急不可耐的冲向王耀所在的宿舍楼。

他是哪个寝室来着?我不知道,但是我并不打算放弃。

『王——耀——!』

『王——耀——!』

『王——耀——!』

我声嘶力竭地在那个四合宿舍楼里大喊王耀的名字。这整个宿舍楼的学生都被惊醒了,有的到阳台来观望,我环视这个四合院般的宿舍楼的每个楼层每个区域,我搜索着王耀的身影,觉得天旋地转。片刻我看到了王耀——我撒腿就跑上去——四楼右边第二个寝室的位置。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是震惊?是厌烦?是恶心?是鄙弃?还是……惊喜?无所谓,或因为跑的太过急切费力,血液飞快地流动着,连着心脏,每个神经都在雀跃。我好想好想亲吻他。

TBC.

『我好像死掉了』

我不喜欢照镜子,理由觉得自己丑有些不忍直视;我不喜欢拍照,有一个原因是受一个朋友的影响,也与不喜欢照镜子的原因同理。现在我觉得对于拍照,有一半不喜欢,有一半恐惧。
我和朋友受邀请参加一个聚会,那个厅堂很大,能容下很多个人,我和朋友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在门口和厅堂之间还有一个可供拍大头贴的地方,可能是给聚会的人提供拍照留念的地方吧。
我们一个个入座,我有些恍惚,只记得他们一直在开玩笑的讨论些什么,态度有些不以为然。然后一个服务员端美食上来了,但他的举动让我们觉得奇怪又好笑——他将几根香插在放在长桌的一端的香炉上,顺着排放的是那些菜肉,之后他跪在桌前拜啊拜,又像是祈祷般低声呢喃。
我的朋友们也跟着做起来,问我为什么不一起,我嗤之以鼻,作为深受社会主义光辉影响的人,我并不信什么鬼神。
终于可以入座开吃了。我朋友坐在我的对面,旁边是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她穿着武警制度,外套披在肩上,看起来十分酷,十分成熟性感,也十分高冷,这打消了我想要搭讪的念头。我从她身上感到了压迫感。
他们滔滔不绝的聊天,东扯扯西掰掰。我的注意力一直在那个【警探】身上,对她甚是好奇,却有贼心没贼胆。
我听到他们聊到了那个服务员的举动,忽然一个人神神秘秘的说『我们之中不会有个人是鬼吧?』
『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啊,拜的话都是拜鬼神,而其他桌都没有,为什么到我们桌就有了呢?』
那个人又说『听说鬼在照片里是拍不出来的,不如我们去拍拍,看谁是鬼?』
其他人跃跃欲试,本就不喜欢拍照的我即使很是排斥还是被强拉过去了。他们这点让我讨厌。
我们凑在一起,想要找一个好的位置。我强忍恶心感凑近我一个朋友,而面对镜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跟朋友脑袋的交错得有些匪夷所思——我被我朋友挽着手,头凑近她,但也不至于交错起来。我有点害怕,轻轻掰开她的手。我怀疑她是鬼。
快开始照的时候,我看着镜子,好像正常下来了。我的旁边是那个高冷的【警探】,在所有面带笑容拍照的人中,她显得格格不入。
拍完之后我内心很是排斥看照片,直觉告诉我不要去看照片,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也就是说我们中间真的有鬼。但我还是安耐不住好奇心。
而就在我们都挤向出照片口的时候,我发现坐在拍照口的看馆的人是个穿着清代朝服的人,他的出现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不少。
我们都凑上去看照片,我想着会不会我那个朋友不在里面,等到我凑近看到照片的时候,所有人都面色惊恐的看着我——本该在照片里面的我不见了!我去哪了?我应该是站在朋友旁边的呀?对,就是从左数第二个位置,我记得很清楚,那个冷酷的警探就现在我旁边,但是没有!朋友弯着的左手诡异的向左边伸着,而原本挽着她的我所站的那个地方没有人影!我去哪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感觉有人在用羊角锤扁平下弯的那端重击的心脏,用那v口掏我的心脏,但心脏就是怎的都不出来,然后那人就用锤子在我胸腔掏啊掏的。我好难受,好痛苦好恶心,我动不了了!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惊恐的跑开。我也好怕……………我是谁?
我不是……………人吗?
唯一一个没有跑走的那个【警探】站在一旁看着我。她看起来像电影里的超人——尽管她没有浑身露骨的肌肉。她转身走向座位,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吸引着我跟着她走。
我们回到座位上,而那些跑开的人包括我的朋友就坐在座位上,看到我过来原本惊慌不定的脸转为恐惧,但并没有让他们再次跑开——也许是因为我没有什么威胁性吧。
但是他们的碎碎念让我受不了,大致是没想到我竟然是个鬼。我死了,变成了鬼,我也是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死的呢?
我感觉心很痛很难受,想哭,却憋不出一滴眼泪。
【警探】突然站起来,看向我,问我愿不愿意跟她走。我稀里糊涂的点点头,握紧她的手——我不那么害怕了,她所给的那种安全感让同样惊魂未定的我接受了自己已死的现状。
那我的爸爸妈妈该怎么办?他们知道我死了吗?我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我该不该跟他们解释呢?

我跟着【警探】来到她住的单元房,有点小却也舒适,她把一件睡裙扔给我,在我换上的功夫,她接了个电话,好像有急事,让我先待在家里,有事给她发消息,然后匆匆离开了。
我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个念头让我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我想照镜子,我想看我是不是存在的。于是我面对离沙发不远,立在盆栽旁边的落地镜。
我清楚的从里面看到了我,我摆了摆睡裙,确认无误,有些惊喜地给她发消息,问她为什么我可以在镜子里看到我。
还没有等到她的回复,我在镜子里看到了另一个人。
一个面无表情的穿着洛丽塔服的女生站在我后面,但我回头看却什么也没有。我很害怕,以为自己看错了,再小心翼翼的看向镜子的时候,那个人依旧面无表情的在那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本就不安的心更加恐惧起来,我不敢抬头,手指狠狠地敲打屏幕,像精神病患者一样的给【警探】发消息,一堆堆汉字拼凑一起组成就算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句子,但还是在努力告诉她从镜子里看到鬼了我好害怕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得知我是鬼之后都没有这么害怕,但一直等不到【警探】的回复,不安感和恐惧蹭蹭蹭的往上爬笼罩住我整个人。我会再死一次的。
终于,【警探】给我打电话了:『没事,别怕,我马上回来。』她短短一句便挂了电话,却让我不安和恐惧的心渐渐被抚平了。
我也是鬼,为什么要怕它?
我扯了扯嘴角,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朝她挥挥手,她也露出笑容朝我挥挥手。

【洛丽塔】在向我求救。
但我一个死人能做什么?

『白纸』

白纸上印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想不起来了,但白纸让我想到了打印机,也许找到打印机就可以知道白纸上印着什么了。
我跟朋友因为旅游来到一个公寓,我们甚至连行李都没有,就说『就先住在这吧』。这是个还算不错的客房,说不上豪华,但也精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这个词,那就像常人家庭住的单元房)。环视了下客厅,但心还念念着那张白纸,我对朋友说『我想去找附近看看哪里有打印机』,我询问朋友是否愿意陪我去,他摆了摆手说在客房等我。
我也不强求,打开客房门出去。廊道黑漆漆的,只能从房间里透出的丝丝微光观察廊道——刚上来的时候有那么黑吗?这倒没让怕黑的我感到毛骨悚然,然后一个黑衣服黑礼帽的人从我面前的另一条廊道走过,我和他瞥向我的目光对上了。他好像打了个激灵,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友好的打声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我走出公寓,左边是一个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路口。我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我的直觉告诉我,从这个路口进去,里面会有一家打印店。
我走进去,道路两旁杂草丛生,越往里面杂草越来越茂密且越来越高,一眼望去就像迪伦的荒原,索性还有一条被开辟出来的小道,但是并没有什么安全屋。我拨开草丛,心想着打印店一定就在这附近。说着寻找打印机,而心念念着那张白纸。
不知过了多久,我遇到了两个人——一个叔叔骑着电车带着一个小孩——是面熟的人,但我打心底不喜欢他们。
那个叔叔面无表情的问我『你要去哪?』
『我想找打印机。』我回答。
那个叔叔应声,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他们正想离开,被我叫住了:『可以带我去找打印机吗?』
那个叔叔愣了愣,然后点头示意我上车。我坐在后座上面,在那个叔叔的骑车带下,小心翼翼的渡过了黑色的细流,再次在丛丛杂草中转啊转。
终于,我们看到了一栋百货大楼。
我下车,道谢,正准备告别,那个叔叔忽然开口说『我们一起进去吧』,看起来他好像很不放心我,但那并未让我对他们有一丝好感。
我还是同意了。
我们进入百货大楼,这里给我感觉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又好像没有几个人,了无生气。我们先是爬上一小段阶梯来到了一层——不知道这一层是干什么的,像是游戏厅,又像是卖数码设备。我大致转了下,在一个光盘的置物架前,凑近打量了会,心里念念着白纸。我并未停留多久——身后还跟着那两个人,我总觉得他们对那些东西并不感兴趣,只是跟着我。
我打算上楼看看。我们来到电梯前,这楼看起来很豪华,墙壁是黑色的板砖,有红或蓝砖镶嵌,感觉十分奢侈。
电梯下来了,出来了几个人。我们走进去,随便按了一个楼层,电梯门关上之后,原本就很安静的环境像是突然陷入了死寂。突然不知怎么的,一个人突然慌张地大喊『着火啦!着火啦!』
整个百货大楼被这一声大喊,从这电梯开始向外好像突然热闹起来了一样,人声鼎沸中混杂着噼啪声。我也慌忙跑了出去。
我是被一个人救出去的,不知道是谁,回过神来已经被丢到百货大楼外了。我感受到大火的滚烫和呛鼻的浓烟,但哪有什么大火——百货大楼还是跟原来一样,根本没有着火,而外面一些好像因为大火而失魂未定的人在大口的喘气和议论。
太阳快落山了,露出一点儿红灿灿似乎在做告别。是该回去了。
为什么我会觉得非打印机不可呢?

后记:最后我依然没有找到打印机,也不知道白纸上印刻着什么,四天旅行结束后一无所获的回家。我拖着行李,三小时的飞机和两小时的车程让我疲惫,我想快点到家洗个澡然后睡觉。正当我走进单元楼的电梯时,一个阿姨拉着个小孩也走进这栋楼口,匆匆呼喊着电梯稍等。我等着他们进来,然后按下电梯关门键。
“谢谢啊!”阿姨呼了口气对我说,那小孩也有样学样,用稚嫩的声音说“谢谢姐姐。”
我回以微笑。他们是住在我隔壁的邻居,一家子人都非常好。我注意到那个小孩——是在找白纸的“荒原”上遇见的,那个骑着电动车带着他的是他的爸爸。
“哎呀这是去哪回来的呀?”我问。
“去学钢琴回来啦!”阿姨似乎很高兴,也与小孩相视而笑,“来来告诉姐姐你学的怎么样了呀?”
“老师今天夸我学得可好了,姐姐!”他亮了亮手背上的小红花,“这是老师奖励给我的哦!”脸上洋溢着着喜悦和骄傲。哎哟这小孩儿!
“哎呀,那么棒!”我摸了摸他的头,不自觉的跟着欣喜起来,“是什么时候学的钢琴呀?”
“也就些基础,才学了两周,还是从上星期开始!”阿姨牵着小孩儿的手也是十分欣喜,“这孩子啊就想去尝试尝试,拗不过他就带他去了,每周下午带他去一次,瞅这样可开心了!”
“有兴趣是好事呢。”也许是太累了,我觉得眼前天昏地暗。

『我虔诚祷告,听着教堂的钟声敲响了一遍又一遍,可上帝依旧没有把你还给我。』

请求

🙏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æ”¹ç‰ˆä¹‹åŽä¸ä»…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çš„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我总觉得有人想要害我,而这种经历和想法不止一次出现过』

外面骤雨,忽而狂风悲鸣。风雨交加拍打地面,拍打门窗,好像屋外是世界末日。
已是寅时,我躺在床上,紧闭双眼,静听外面的风和雨,忽然听到防盗门被用力的甩开的声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啪塔清脆一响,狂风暴雨好似得到了解放冲进了屋内。
是谁?有谁来了?
我一阵毛骨悚然,睁眼,四下漆黑。我扭头,努力适应黑暗,却发现有什么按住了我的脑袋,我盯着灰蓝蓝的天花板,心里恐惧更甚。
天花板是黯蓝的方格拼凑起来,有水的波纹,粼粼微光。可这不是我家的天花板。
我想起身,却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是什么人?他伸手捂住了我的嘴,控制住我的身。我瞪大了双眼,但是什么也看不到——我看不到是什么在压着我让我动弹不得,看不到是什么让我觉的喉咙被人扼着喘不上气。
"安静。"那个人轻声的说。
我的心跳好像停了一下。我睁大了双眼,四处扫望,拼命地,不停的用尽全力挪动身子,提起身子,但徒劳。恐惧在我心里放大,想哭泣想呐喊,但除了转动眼珠子我什么也做不到。

你是谁?
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谨记

*随便写写
*伊万视角
*小学生文笔
*在ooc深渊大鹏展翅

4、不想好好说话。
我和琼斯又打架了。如果不是王耀及时阻止,我甚至想轮起凳子砸死琼斯,一想到跟他同处一个地方呼吸同一个空气我就觉得恶心。
"你先冷静一下,有事好好说好吗?"王耀抱着我,用身体做面墙,隔开了我和琼斯。
"你被侮辱了能冷静!"
我错了,我不该将怒火撒在王耀身上,更不该用本对着琼斯的看蛆虫的鄙弃的眼神看着王耀——我看到他眼底闪过的愤怒和失望——也许是为我愚蠢的行为而愤怒和失望,又或许是因为被侮辱的愤怒和对我的处理方式而失望。
我为什么这么没用?
我被王耀拖出办公室,到凉亭,我坐在一边生闷气,他在一边若有所思,见清风徐来,竹叶微舞,也散不尽那人意。
"对不起……"
"你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对不起?"我努力控制怒火,我听到自己嘶哑的声音透着不屑和厌恶。啊,我在干什么,对方是王耀,最喜欢的王耀啊,不是可恶琼斯。
"我是在为让你冷静而道歉。被侮辱什么的……如果是我,我也无法冷静。"他顿了顿,目光炯炯,"但我还是会阻止你。"
"那你可真是好好先生,你可拯救了一个优秀的学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的犹豫让我心灰意冷。我不在乎我做的是对是错,也不在乎做出出格的事会有怎么样的后果,我只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
"哈,是,是是是。我们俄罗斯人虽然(以下省略各种侮辱性词语)。"说着说着,我微微一笑,想逃离这儿。"……为什么,为什么非得容忍不可呢?"
啪。
王耀双手拍向我的脸颊,伴随清脆一响的是涌上脸颊那火辣辣的疼。他将我的脸稳住,面对他,那直勾勾的眼睛仿佛要将我吸进去。
"听着,伊万,你没有错,错在琼斯,他很过分,但这么容易就被他牵住情绪不就是向他证明了你就是他说的那种人吗?"
但我不是。
王耀总是这样,温柔得让我害怕。我不想变得对那些针对性的问题麻木不仁,不想成为那种没有情绪的、恶心的人偶。
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结果你还是和那些人偶没什么区别是吗,王耀?
"对不起,我是情绪化的生物……"
"不是那样的……"
我感觉世界在旋转,转啊转啊,越来越快。王耀也跟着转动起来,那略显苍白的唇一开一合,是在说什么呢?翁嗡嗡的,像小蜜蜂一样,好吵。我不耐烦的掰开王耀托着我脸颊的双手,听到"嗯"的一声。我抓住了他双手手腕,凑上前,那紧皱的眉头和惊诧的漂亮的眼睛顿时在我眼前放大。
那跟少女一样软软的,又好像将要化掉的巧克力,有点涩。

TBC.

『我是谁』

我被安排跟着一个侦探去一栋有疑犯团伙筑窝房子探查,我好像还有一两个伙伴,我总盼着他们出现,但他们久久不出现让我心里很不安。然后在侦探的催促下,我们进了那栋房子。
这房子空空静静,不像有人居住过的地方。我们顺利上了二楼,我依然在盼着我不知道所盼望的人是何人的人的出现。我不时的往一楼和二楼连接的楼梯口处探头,下面黑漆漆的,仿佛一条黑界线将一楼和二楼隔开了,我心里紧张。于是我将布条做一条警戒线封住楼梯口,我不知道这样有什么用,但能让我稍稍安心点。
侦探又催促我了。
我们走到一个廊子,按理说在扶手外可以看到一楼,但黑漆漆的,从上往下看,下面就像个无底洞。明明透过窗的月光是那么的亮。
我们在廊子中间遇到一个被五花大绑、嘴巴被封住的受害者,他好像看到了我们,蠕动着身躯,挣扎着。侦探见状赶紧跑过去,给受害者解绑。本该在此警惕的我,竟不慌不忙的走过去,直到一把冰凉凉的刀子勒住我的脖子。我懵了神,向后仰倒。
我好后悔。